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83358990
 
邮箱:3206905541@qq.com
 
Q Q:3206905541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周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文章出处:企业法律顾问    责任编辑:深圳律师在线咨询  发表时间:2018-07-16 11:49:47


      上诉人周某鹏因房屋交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沈河区国民法院(2006)沈河民二房初字第337号民事裁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6年12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由审讯员吴波负责审讯长并主审,审讯员黄进,代理审讯员李倩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4年8月23日,沈河区法院作出(2004)沈河民再初字第23号民事裁决。该裁决认定,卢彦彤的父亲卢海山与卢某琴系亲姐弟关系,卢海山与卢某琴原均为沈阳市物质回收总公司沈河不锈钢材经销公司员工。早年卢某琴与丈夫石万泉、次子石洋寓居在位于战争区近江东里四号的自建房多年。早年卢海山与其前妻齐丽及卢彦彤寓居在沈阳市战争区砂山路3段1里2号自建房寓居,1989年卢某琴所寓居的自建房被事先称号为战争区动迁安放治理办公室(1998年改为现称号战争区城市房屋拆迁办公室)异地动迁,卢某琴一家搬入所在单位于1988年为其调配的运用面积38。6平方米的位于沈河区风雨坛街138号322室(现住房)寓居至今。1992年卢某琴原住战争区近江东里四号自建房被异地安放时,卢海山将国民币7000元交付给卢某琴、石万泉后,并以该7000的价钱购置了卢某琴近江东里4号异地回迁安放住房运用权。卢海山交购房款时,由卢某琴与其丈夫石万泉独特为卢海山出具了书面收据,内容为:“国民币柒千元,此款系近江东里四号房款,已付清处理”。同年卢海山将与卢彦彤原住战争区砂山路3段1里2号的自建房以8500元出卖。同年5月,卢海山所在单位为其缴纳了回迁住房的增添面积宽、采暖费、煤气管网费后,持有了沈阳市战争区动迁安放治理办公室于1989年5月8日出具的《公房准住告诉》,该告诉内容为:“姓名卢某琴、第82号,沈河区第4栋1单元1层3号16。51平方米,广昌4#1-1-3”。卢海山对该房屋装修后,与卢彦彤进住该安放房屋,即沈河区沈洲路路59号113室,寓居至今。卢海山与卢彦彤的户口分手于1995年、1996年迁入。卢海山与卢彦彤寓居时期,房租、水、电、煤气费等相干费用均为卢海山缴纳。卢海山于1999年3月5日逝世亡(事先卢彦彤年仅13周岁)。卢某琴在未征得卢彦彤及其法定代理人(卢彦同志母亲)齐丽看法的状况下,私自对卢彦彤寓居沈河区沈洲路59号113室房屋于同年3月23日补交了卢海山拖欠的局部房租1128。24元,物业费252元,操持了沈洲路59号113室的《公有直管住宅租赁证》,并于同年3月25日将卢某琴与丈夫石万泉、次子式样的户口从风雨坛138号322室迁入该房内,因卢彦彤未成年,卢海山刚刚逝世亡不久,卢彦彤暂时到其母亲处寓居时期,卢某琴私自将诉争房屋锁上,不久卢彦彤又回到诉争房屋寓居至今,后卢彦彤与卢某琴因诉争房屋寓居权发作纠纷,卢彦彤于1999年4月以正义房屋寓居权已由父亲卢海山早年购置为由,请求卢某琴腾房,并请求法院确认购置动迁房屋的事实。原审没有针对单方争议焦点,卢海山能否以7000元价款购置卢某琴自建房进行审理和确认,而确认诉争房屋系卢某琴为承租代表人,卢彦彤不是该房的动迁人口等单方无争议的事实进行了审理。并以此为由采纳了卢彦彤原审的诉讼请求。另查,卢某琴于2000年4月4日以10884元的价钱对诉争房屋加入房改,获得了该房公有财富。并于同年4月6日以53000元的价钱将该房出卖给别人,尔后相继发作卢某琴告诉卢彦彤腾房等纠纷,卢彦彤也始终保持对本案原审进行申述,直至2004年4月6日本案经市法院复查后,裁定指令本院对本院于1999年5月26日作出的(1999)沈民初字第1545号民事裁决进行再审。再审裁决以为,国民非法的民事权利受法律掩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而非法的民事法律行动从成立时起即具备法律束缚力。卢某琴与其夫石完整独特为卢海山出具的卢海山以7000元价款购置诉争房屋寓居权收款收据为凭,虽卢某琴辩称出具的收据是卢海山酒后胁迫其出具的,但实践并未收取卢海山7000元购房款的事实,但卢某琴并未向法院提出证实其辩称成立的事实和证据根据。从再审所查明的有关事实能够清晰地看出卢海山从交付购房款后,卢海山所在单位为卢海山交付了诉争房屋回迁增添面积款、煤气管网费、采暖费,并持有了非法有效的准住告诉书,并将本人原自建房屋出卖给了别人,对诉争房屋进行装修后并与卢彦彤寓居至今,寓居时期二人的户口也随即迁入,并始终由卢海山对房屋缴纳房租、水、电、煤气等相干费用,根据上述事实能够看出卢海山与卢彦彤实践寓居的本质要件和实行情势要件的行动均是契合客观事物的常理,并具备享有非法寓居权法律特性。故此,卢彦彤主意卢海山以7000元价款购置卢某琴近江东里4号异地安放现争议住房的房屋寓居权,事实是成立的,本院予以认定。同时对卢彦彤提出请求寓居现住房的诉讼请求的理由也是正当的,本院应予支撑。原审以卢某琴为承租房屋代表人,卢彦彤不是该房屋的动迁人口等单方无争议的事实为由,采纳卢彦彤的诉讼请求是同伴的,应予以改正。再审审理时期路凤琴与卢彦彤分手向本院提交了准住人均为“卢某琴”的准住告诉书,尽管该房屋准住告诉人为卢某琴,但经查,卢彦彤所持有的“告诉”是非法有效的原始凭证,而卢某琴所持有的“告诉”起源不明,内容抵触,本院不予认定。通过该证据能够证实卢某琴在动迁时期并未获得准住告诉,只要卢海山持有。事实上卢某琴在卢海山生前与卢彦彤寓居诉争房屋时期从未向卢海山主意权利,而且卢某琴对诉争房屋从未实践占领运用,而仅以持有“准住告诉”的情势要件在卢海山逝世亡后在未与卢彦彤及其母亲其理政的看法的状况下,私自将诉争房操持了房屋租赁证,并将该房的产权出卖给了别人。因此,卢某琴仅是诉争房屋的准住名义人。对其诉争房屋无权享有非法运用权。对于卢某琴主意未收取卢海山交付购房款,单方并不存在寓居权有偿转让,只是从姐弟关系把诉争房屋借给卢海山和卢彦彤寓居等理由,是没有事实根据和充足证据的,本院不予支撑。综上,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四条第一款、《中华国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五十七条之规则,裁决如下:一、撤销本院(1999)沈河民初字第1545号民事裁决;二、确认卢彦彤对沈河区沈州路59号113室房屋享有非法寓居运用权。三、采纳卢彦彤、卢某琴的其它诉讼请求。宣判后,卢风琴不服提起上诉。2004年9月22日,沈阳市中级国民法院作出(2004)沈民再终字第96号民事裁决:采纳上诉,保持原判。又因周某鹏与卢彦彤、齐丽腾房纠纷一案,2005年1月21日,沈阳市中级国民法院作出(2004)沈民再终字第200号民事裁决。该裁决以为周某鹏与卢彦彤之父卢海山有来往,该诉争房回迁后始终由卢海山与女儿卢彦彤寓居的事实周某鹏应当是明知的。因周某鹏与卢某琴形成房屋交易关系,故周某鹏与卢某琴是该合同的绝对人,与卢彦彤和齐丽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在两级法院审理时期,曾屡次明示周某鹏因该房屋交易关系没有按预期商定得以完成,为掩护其非法权利,买受人周某鹏应诉讼出卖人卢某琴,但周某鹏明白示意不诉卢某琴,保持请求卢彦彤、齐丽腾房,故由此形成的效果,周某鹏应自行承当。裁决:保持本院【2001】沈民终字第3176号民事裁决。另查,2000年4月6日,卢某琴与周某鹏签署房屋交易协定书,协定商定,卢某琴以53000元价钱出卖给周某鹏坐落于沈阳市沈河区沈洲路59号113室。面积为40。32平方米的房屋。现卢彦彤重要根据上述失效的民事裁决诉讼至法院。
     
      上述事实,有(2001)沈民终字第3176号民事裁决书、(2004)沈民再终字第200号民事裁决书、(2004)沈河民再初字第23号民事裁决书、(2004)沈民再终字第96号民事裁决书及当事人述说等证据并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原审法院以为,发作法律效率的沈河区国民法院(2004)沈河民再初字第23号民事裁决、沈阳市中级国民法院(2004)沈民再终字第96号民事裁决,已确认卢彦通兑坐落于沈阳市沈河区沈洲路59号113室房屋享有非法寓居权。卢彦彤在本次诉讼中再次主意确认卢某琴于1999年3月25日支付的《共有直管住宅租赁证》无效,卢彦彤是非法承租运用权人,属反复诉求,故卢某琴、周某鹏的抗辩理由成立,本院不予审理。卢某琴出卖诉争房屋时明知该房回迁后始终由卢彦彤寓居的事实,诉争房屋买受人周某鹏与卢彦彤与卢彦彤之父卢海山生前有来往,也应当明知该诉争房屋回迁后始终由卢彦彤及其父卢海山寓居的事实。卢某琴与周某鹏均明知诉争房屋回迁后始终由卢彦彤寓居事实的状况下,进行交易诉争房屋,属歹意串通伤害了卢彦彤对该房屋的非法权利利。《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则,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讹诈、胁迫的手腕订立合同,伤害国度好处:(二)歹意串通,伤害国度、个体或许第三人好处;(三)以非法情势掩饰非法目标;(四)伤害社会公共好处;(五)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迫性规则。因此,卢某琴与周某鹏订立的诉争房屋交易合同无效。故卢彦彤请求确认卢某琴与周某鹏签署的房屋交易合同无效的主意成立,本院应予支撑。卢彦彤请求确认周某鹏获得的诉争房屋的一切权证无效的主意,因不属民事案件受理规模,本院不予审查。原审法院裁决:1、确认原告卢某琴与原告周某鹏于2000年4月6日签署的坐落于沈阳市沈河区沈洲路59号113室房屋交易协定无效。2、采纳原、原告的其它诉讼请求。
     
      宣判后,周某鹏不服,上诉至本院。其重要上诉理由:1、被上诉人原审起诉已经超越诉讼时效,已经损失胜诉权。上诉人于卢某琴于2000年4月份签署的房屋交易合同,并操持了相干手续,而卢彦彤在距合同签署时光已经超越6年,所以被上诉人已经损失胜诉权,法院应裁决采纳起诉。2、沈民再字200号民事裁决认定事实及运用法律都是同伴的,而原审法院以此认定本案也是同伴的。3、上诉人购置房屋属于好心获得,其交易行动非法有效。请求撤销原审法院裁决,依法该判。被上诉人卢彦彤辩称,赞同原审法院裁决。原审原告卢某琴述称,赞同上诉人看法。
     
    周俊鹏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以为,卢彦彤的诉讼请求一为请求确认卢某琴获得的《公有直管住宅租赁证》无效、二为确认周某鹏与卢某琴签署的房屋交易协定无效,因其第一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民事案件的审理规模,因此本院不予审理。对于第二个诉讼请求,因《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则,因此应认定无效,原审法院裁决并无不当。对于上诉人周某鹏提出的卢彦彤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越诉讼时效,不应予以掩护的主意,《中华国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对于诉讼时效的规则为:向国民法院请求掩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时期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则的除外。因卢彦彤的诉讼请求是请求确认周某鹏与卢某琴签署的房屋交易协定无效,属于确认之诉,因此卢彦彤的诉讼请求不实用于诉讼时效的规则。对于上诉人提出的沈民再字第200号民事裁决在认定事实及实用法律上同伴,原审法院不应以此作为定案根据的主意,本院以为 沈民再字第200号民事裁决已经发作法律效率,已经发作法律效率的裁决应当作为证据,至于上诉人对该裁决能否有异议,不是本案审查的规模,因此对上诉人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撑。对于上诉人提出的上诉人购置争议房屋属于好心获得,应为非法有效的主意,本院以为,第一、在已经发作法律效率的沈民再字第200号民事裁决书中已经认定周某鹏与卢海山有来往,该诉争房回迁后始终由卢海山与女儿卢彦彤寓居的事实周某鹏应当是明知的。第二、作为出卖人卢某琴明知该房屋已经发售给卢海山的事实,还与周某鹏签署房屋交易协定。第三、周某鹏与卢海山是街坊,其他卢某琴签署房屋交易协定后,实践并未得到房屋,而且周某鹏并不向卢某琴主意权利。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周某鹏与卢某琴歹意串通伤害了卢彦彤的非法权利并无不当,也是契非法律规则的,上诉人该项上诉请求不能成立。
     
      综上,根据《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则,裁决如下:
     
      采纳上诉,保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周某鹏承当。
     
      综上,根据《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则,裁决如下:
     
      采纳上诉,保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周某鹏承当。

    周俊鹏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