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32930188
 
传真:0755-32930188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原告反诉被告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文章出处http://www.qfw186.com/责任编辑:深圳律师在线咨询发表时间:2017-12-26 阅读量:  次


      在合同诉讼中所有的被告当事人都有项法律平等权利,那就是反诉,即向法庭提出本诉所涉及的反请求,下面本文通过一起原告反诉被告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进行分析。希望您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与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房屋交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地下闭庭进行了审理。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及其委托代理人何龙杰、张治安,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及其委托代理人徐满英、唐湘宁到庭加入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诉称,原、被告签署房屋交易合同前,被告说其在老城信誉社的存款期限是两年的,被告请求被告电、水、路三通。签署合同时,被告允许把店面门前的大石头搬开,并言明将店内的旧木料、门窗在2005年除夕搬开。签署合同后,被告又说存款期限是一年,且水、电、路三不通,被告不搬石头,被告把屋内的电表、插座撬走,又不接回线路,招致房屋第二层停电。店内的旧木料、门窗也未搬开,被告违背了协定。2005年4月3日,被告抉择退房,并交还了钥匙给被告,被告赞同退房,示意在卖房后把房款给被告。2005年8月,被告把房屋卖给别人。2005年8月29日,被告付给被告26000元,还欠购房款20000元。因被告不慎把被告出具的15000元的收条遗失,被告多主要被告拿出收条,能力退钱,否则,三、五年后再付。据此,请求判令被告刘荣华退还购房款20000元,退复被告替被告付出的老城信誉社存款利息2804。4元,被告承当被告给付购房款46000元的利息5149元,从2005年4月1日起至2006年3月,利息按八厘二盘算。
     
      被告刘礼夕为支撑其诉请所提交的证据有:
     
      1、原、被告签署的《卖房、购房合约》1份,以证实签署合同的时光为2004年9月27日。
     
      2、证人张贵明的证言,以证实被告所交5000元是购房款,而不是定金5000元;被告刘荣华守约的事实。
     
      3、证人陈风英、廖彩桥的证言,以证实被告刘荣华守约,被告刘荣华于2005年4月始收房租。
     
      4、被告刘荣华出具的领条和张康贤出具的证实各1份,以证实被告刘礼夕已领取购房款5000元的事实,所写定金是被告刘荣华的个人行动,被告刘礼夕已提出异议,但被告刘荣华不予修正;被告刘荣华仍欠被告钶锦阳购房款20000元。
     
      5、乡村落信誉协作社存款按期结息凭证1份,以证实被告刘礼夕领取了被告刘荣华的存款利息1476元(从2004年10月1日起至2004年12月31日止)。
     
      6、被告刘荣华出具的收条1份,以证实被告刘礼夕领取被告刘荣华的存款利息1328。4元(从2005年1月1日起至2005年3月31日止)。
     
      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辩称,被告刘礼夕的诉讼理由与事实不符。1、合同签署前,被告刘荣华基本未向被告刘礼夕说存款的期限是多少年,合同第7条规则被告刘礼夕应在2005年4月2日前付清房款,无论存款期限多少年,都必需在一年内付清房款(2004年4月2日至2005年4月2日)。2、协定上没有三通的条款,实践是电通、水通、路通。该房从建成后至今三通。3、对于店门口所堆石头未搬动的问题,应由被告刘礼夕解决,因房屋已卖给其寓居,相邻人寄放石头应由其去磋商,相邻人堆放之处是公用的,被告刘礼夕解决不好,与被告刘荣华无关。4、对于拆电表、插座、线头未接问题,单方行动商定,电表、插座、线头要被告刘礼夕付钱,被告刘礼夕示意不出钱,叫被告刘荣华拆掉。被告刘荣华将线头接回去了,且换了两根新线。5、被告刘荣华提出水泵要300元,被告刘礼夕不要,并说其会找自来水公司来接。事实上该房厨房是有水的,没有水泵抽水,应当由被告刘礼夕担任。6、对于旧木料堆放问题,单方已行动商定堆放几个月,实践上按约已搬走。综上,真正守约方是被告刘礼夕,而不是被告刘荣华。被告刘礼夕未在商定的期限内出借信誉社存款及利息,被告刘荣华按约执行了合同。
     
      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反诉称,原、被告于2004年4月2日签署了房屋交易合同,合同商定被告刘荣华位于沿江路的房屋(两层192。5m2)卖给被告刘礼夕,价钱是10万元,被告刘礼夕一次性付现金4万元,被告刘荣华将钥匙给被告刘礼夕,余款由被告刘礼夕付被告刘荣华在老城信誉社的存款及利息,2004年4月27日后因所有存款形成的经济事务、义务由被告刘礼夕承当,付清购房款10万元后,被告刘荣华给被告刘礼夕《土地证》及《建立用地允许证》,其余手续由被告刘礼夕担任。并商定应在2005年4月2日前付清房款,搅扰盒另盘算。如被告刘礼夕没有如期付款,所付款算付被告刘荣华的租房款,每月400元;被告刘荣华有权转让该房。合同签署前,被告刘礼夕已付定金5000元给被告刘荣华。合同签署后,被告刘礼夕分三次共付被告刘荣华现金41000元。但被告刘礼夕未执行付老城信誉社的存款及利息的商定,形成被告刘荣华从签署合同至转卖房屋止14个月22天的银行利息的丧失6760。72元【(10-4。1)万元×7。7775%+458。87÷30天×22天】。被告刘礼夕于2005年4月3日提出退房,屡次将钥匙丢在被告刘荣华台上。因信誉社催存款,被告刘礼夕催退款,依据合同第5条规则,被告刘荣华于2005年6月26日将该房转让给张建明。从2004年4月2日至2005年6月26日,共14个月22天。按合同第6条规则,被告刘礼夕敷衍被告刘荣华租房款5893元(400元×14+400元÷30天×22天)。因被告刘礼夕守约,按法律规则,定金不予返还给被告刘礼夕。卖房后,被告刘荣华已将被告所付房款付清。据此,反诉请求判令被告刘礼夕缴纳给被告刘荣华的定金不予返还,被告刘礼夕缴纳房屋租金5893元给被告刘荣华,被告刘礼夕领取因其未领取信誉社存款(未付局部)的银行利息6724。22元(每月按7。7775%盘算)。
     
      被告刘荣华为支撑其辩论及反诉所提交的证据有:
     
      1、原、被告签署的《卖房、购房合约》复印件1份,以证实被告刘荣华将房屋卖给被告刘礼夕,价钱10万元,先付4万元,余款在2005年4月2日前付清;被告刘礼夕未按约付款,形成守约,被告刘荣华可转让该房,被告刘礼夕应承当14个月22日的房租,每月400元。
     
      2、乡村落信誉社的借贷及结息凭证复印件7份,以证实合同商定的存款及利息应由被告刘礼夕出借,但其分文未还,剩5。9万元必需盘算利息,计6724。72元,被告刘礼夕守约,被告刘荣华有权转让房屋;被告刘礼夕敷衍房租5893元。
     
      3、证人何新华出具的证实1份,以证实该房屋从未停水、停电。
     
      4、定南县供电有限义务公司历市供电所出具的证实1份,以证实被告刘荣华家从2004年2月至2005年4月供电正常,从未停电,被告刘礼夕称不通电的诉讼理由与事实不符。
     
      5、定南县自来水公司的用水登记表复印件2份,以证实被告刘荣华家从2004年4月至今自来水供水正常,并未停水。
     
      6、被告刘荣华与张建明签署的《土地、房屋转让协定》复印件1份(当庭已出示原件),以证实被告刘礼夕于2005年4月3日交回钥匙后,被告刘荣华按约转让该房;被告刘礼夕应承当从2004年4月2日至2005年6月26日的利息及房租;被告刘礼夕守约,定金5000元不予返还。
     
      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针对被告刘荣华的反诉辩称,1、订立合同的时光不是2004年4月2日,而是2004年9月27日。合同第八公商定:存款及利息从2004年9月27日开端。2、合同订立前,被告因生涯艰难,于2004年8月11日付5000元,单方没有协商定金之事,但被告在收据上却写收定金。3、在签约时,被告行动允许立刻搬店门口的石头,并言明在2005年除夕前搬开旧木料。签约后,石头、木料始终没搬开,故被告先守约;原举报明房屋有裂痕。所以,被告抉择退房。4、被告交回钥匙时,被告赞同退房,并说如今没有钱,等卖了房子就退款给被告。被告从吸收钥匙到交回钥匙历时6个月,被告所述14个月22日是不事实的。5、因被告不警惕把15000元的收条遗失,退款时被告要本来的收据,所以,只退款26000元。嗣后,单方屡次协商未果。被告所述在卖房后付清了被告的购房款是不事实的。6、被告收到被告的钱建好了第4层楼房,并已出租,收效很大。另外,被告以110800元的价钱转卖了房屋。所以,被告没有形成被告经济丧失。
     
    原告反诉被告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经审理查明,被告刘礼夕提交的第1号证据及被告刘荣华提交的第1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两份证据的内容一致,虽该证据未注明原、被告签署合同的时光,但该证据可以证实原、被告交易合同的事实,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被告刘礼夕提交的第2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该证言与被告刘荣华的述说及其于2004年8月11日出具的领条内容相抵触,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被告刘礼夕提交的第3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被告刘荣华供认从2005年4月始收取陈风英缴纳的房租和已撬二楼电表、水泵的事实,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被告刘礼夕提交的第4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被告刘荣华对其出具的领条无异议,对张康贤出具的证实提出异议,但被告刘荣华未提出相反证据予以反驳,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被告刘礼夕提交的第5、6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因被告刘荣华没有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被告刘荣华提交的第2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因原、被告已商定被告将购房款6万元用于出借被告在老城信誉社的存款,该证据与本案有关联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被告刘荣华提交的第3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因被告刘礼夕主意二楼停电及水泵被撬,该证据在本案中不具备关联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被告刘荣华提交的第4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因被告刘荣华已供认其撬走二楼电表,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被告刘荣华提交的第5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被告刘礼夕提出是复印件的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被告刘荣华提交的第6号证据,本院审查后以为,因原、被告已商定被告未按约付款,被告可转让该房,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综上所述及联合当事人在庭审时的述说,本院对以下已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2004年4月2日,被告刘荣华向定南县老城乡村落信誉协作社存款7万元,期限为二年,月利率为7。7775‰。2004年6月,被告刘荣华领取从2004年4月2日起至6月30日的存款利息1633。28元。经张贵明介绍,被告刘荣华将其座落在定南县城源江路的房屋一栋转让给被告刘礼夕。2004年8月11日,被告刘礼夕领取被告刘荣华购房定金5000元,被告刘荣华出具了领条给被告刘礼夕,领条内容为:今领到刘礼夕教师购何岗华源江路检察院上面的壹佰平方二层房屋一栋定金5000元。2004年9月27日,原、被告签署 《卖房、购房合约》1份,合约内容如下:1、刘荣华沿江路座北朝南一栋房,5m×20m=100m2;2、付款方式刘礼夕付款(现金)4万元,刘荣华给房屋钥匙;3、余款刘礼夕付老城信誉社存款及利息,同时,以后所有因存款形成的事因经济事务,有关义务由刘礼夕担任;4、刘礼夕付清所有购房款后,刘荣华给刘礼夕《土地证》及《建立计划允许证》;5、在刘荣华规则的时光内刘礼夕没有付清经济及存款,刘荣华有权解决转让沿江路何岗华100m2楼房一栋;6、刘礼夕假如没有如期付款,算刘礼夕的租房款,每月400元,一年12个月,计4800元;7、刘礼夕付何岗华款在2005年4月2日付清;8、刘荣华转让此房总金额为10万元,刘荣华付刘礼夕《土地证》、《建立计划证》,其余手续由刘礼夕担任,搅扰盒 另计费,刘礼夕付存款及利息从2004年9月27日开端;9、此合约于订立之日起失效。原、被告及在场人张贵明在合约上签名,但原、被告未在合约上注明签约时光。当日,被告刘礼夕领取被告刘荣华购房款共35000元,被告出具了收条给被告刘礼夕,并交付了房屋钥匙。在合同执行时期,被告刘荣华将店内的旧木料搬走,并将水泵及二楼电表、插座撬走,被告刘礼夕则另请别人装置二楼的电路。2004年9月29日,被告刘荣华领取从2004年7月1日起至9月29日止的存款利息1669。57元。2004年11月,被告刘礼夕将该房租给陈风英运用,每月租金200元。2004年12月26日,被告刘礼夕领取被告刘荣华在定南县老城乡村落信誉协作社的存款利息1476元(从2004年10月1日起至12月31日止)。2004年12月29日,被告刘礼夕领取被告刘荣华购房款6000元,被告刘荣华出具了收条。2005年3月27日,被告刘礼夕领取被告刘荣华存款利息1328。4元(从2005年1月起至3月止),被告刘荣华出具了收条。2005年4月3日,被告刘礼夕请求退房,并将房屋钥匙交给被告刘荣华。当月,被告刘荣华开端收取承租人陈风英缴纳的房屋。2005年6月26日,被告刘荣华将该房屋转让给张建明,价钱为11万元。2005年9月27日,因被告刘礼夕已遗失15000元的收条,被告刘荣华只退回被告刘礼夕购房款26000元。嗣后,被告刘礼夕多主请求被告刘荣华退回残余购房款,单方未能达成一致看法,被告刘礼夕遂向本院提起诉讼。另查明,2005年6月27日,被告刘荣华出借存款4万元并领取利息1609。94元。2005年10月1日,被告刘荣华领取存款利息715。53万元(从2005年7月1日起至9月30日止)。2005年12月29日,被告刘荣华领取存款利息715。53元(从2005年10月1日起至12月31日止)。2006年3月22日,被告刘荣华领取存款利息626。43元,并在老城乡村落信誉协作社操持了存款展期手续,仍欠存款3万元。
     
      本院以为,原、被告签署的房屋交易合同系在对等被迫、协商一致的状况下签署的,其内容没有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迫性规则,是单方当事人的实在意思示意,故该合同非法有效,对单方均有束缚力。依据业已查明的事实,被告提出解除合同,被告吸收了房屋钥匙,并收取了房屋承租人陈风英的房租,故本院确认原、被告协商后解除房屋交易合同。所以,应依据执行状况及合同性质,原、被告可请求恢复原状及抵偿丧失。
     
      对于原、被告签署合同的时光问题。被告提出是2004年9月27日,经审查,被告在反诉状供认被告在订立合同前已付定金5000元的事实,被告出具收取定金5000元的时光为2004年8月11日;原、被告在合同中商定,原、被告将余款6万元付被告的存款及利息,付存款及利息从2004年9月27日开端。所以,本院确认原、被告订立合同的时光为2004年9月27日,被告提出订立合同的时光为2004年4月2日的反诉看法与本案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用。
     
      对于被告在订立合同前领取被告5000元款项的性质问题。经审查,被告于2004年8月11日出具的收条载明,被告收取被告定金5000元。故被告提出该款是定金的反诉看法与本案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用。
     
      对于被告退回被告购房款金额的问题。经审查,被告未供给证据证实其在被告交回收条后一次性退回被告购房款41000元,而被告却供给证据证实因其已遗失被告出具的15000元的收条而未退回购房款15000元的事实。故本院对被告提出的其已退回被告购房款41000元的反诉看法与本案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用,但应依据被告认可的金额26000元予以确认。
     
      对于被告在执行合同时期能否守约的问题。经审查,原、被告商定被告应将余款6万元在2005年4月2日前付清,但被告未按约付清该款,且于2005年4月3日提出解除合同。故本院对被告提出被告形成守约的辩论及反诉看法与本案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用。
     
      对于被告在执行合同时期能否形成守约的问题。经审查,原、被告在合同中没有对室内电表、水泵、旧木料等事项进行商定,被告未提交证据证实被告赞同其撬电表、水泵,室内水泵及电表为房屋的隶属设备,依据交易习性,应认定被告将电表、水泵一并转让给被告;但被告在交付房屋后撬走二楼电表、水泵,违背老实信誉准则,已形成守约。故本院对被告提出其行动未守约的辩论与本案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用。
     
      综上,被告请求被告退还购房款,被告应退复被告购房款15000元;被告另领取被告购房定金5000元,因该款是为了保障合同正式订立而在合同签署之前交付的,具备担保订立合同的性质,嗣后,原、被告已订立房屋交易合同,该款应抵作价款或发出,鉴于原、被告已解除合同,故被告应当一并返还。被告请求不予返还定金5000元的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撑。被告请求被告返还所付利息2804。4元的请求,契非法律规则,本院予以支撑。被告请求被告承当所付购房款46000元的利息5149元的请求,因被告未按约付清房款,且提出解除合同,故本院不予支撑。被告请求被告领取房租款,因单方商定被告未在期限内付款,被告应领取房租款每月400元,故本院予以支撑;但被告请求金额不妥,房租应从2004年9月27日起至2005年4月2日止盘算,即6个月7日,计国民币2493元。被告请求被告领取因未领取银行存款的利息6724。22元,因被告在单方商定的付款期限(2005年4月2日)届满后即提出解除合同,被告也赞同解除合同,被告的守约行动没有形成被告经济丧失,故本院不予支撑。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则,裁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应返复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购房款15000元;
     
      二、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应返复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定金5000元;
     
      三、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应返复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存款利息2804。4元;
     
      四、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应领取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房租款2493元;
     
      五、采用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的其余诉讼请求;
     
      六、采用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请求不予返还定金5000元的反诉请求;
     
      七、采用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请求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领取存款利息6724。22元的反诉请求。
     
      以上第一、二、三、四项互相折抵后,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仍应返复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款项计国民币20311。4元,限在本裁决失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执行结束。
     
      案件受理费1100元,反诉费880元,实支费400元,算计2380元,由被告(反诉被告)刘礼夕累赘380元,被告(反诉被告)刘荣华累赘2000元。
    原告反诉被告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