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32930188
 
传真:0755-32930188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深圳女子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深圳女子因房屋买卖引发的合同纠纷,到底是怎么回事下面由深圳合同纠纷律师为您分析案情经过。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2月,案外人钟女士介绍被告邓先生置办本案讼争之房屋,该房屋坐落在定南县城工业小道l52号。2月9日上午,被告邓先生之妻陈细清和陈连秀(系陈细清姐姐)、钟女士一起到定南县城工业小道l52号看房屋,被告李明在场。看房后,被告邓先生之妻陈细清与被告李明在钟女士家协商房屋交易事项,陈连秀及钟女士在场。在协商历程中,被告李明屡次通过电话与被告肖妃美联络,并经过被告肖妃美的赞同。最后,被告邓先生之妻陈细清与被告李明达成一致看法,单方商定房款为148000元,由被告邓先生先领取被告李明房款130000元。单方达成协定后,被告邓先生付给被告李明房款130000元。被告李明出具了收条给被告邓先生。当日下午,被告邓先生之妻陈细清与被告李明在定南县治安法律效劳所签署房屋交易协定,陈连秀及钟女士在场。协定书由案外人张康德书写,被告李明作为甲方在协定书上签名,乙方为被告邓先生,陈细清代被告邓先生在协定书上签名。该协定的内容如下:1、李明(下称甲方)在县城工业小道有房屋壹套,门牌号码为152号,土空中积105㎡,其中店面壹间、后堂两间、二楼整层、四楼整层、六楼和陈琦茂各半一切,甲方被迫发售给邓先生(下称乙方);2、甲方房屋定价为国民币壹拾肆万捌仟元整;3、乙方已于2007年2月9日付给甲方国民币壹拾叁万元整,其他款壹万捌仟元,由甲方交给乙方房产证、土地运用证、准建证后整个付清,房屋即交付乙方;4、其他事项待整个手续办好后再另转让协定;5、李明、肖妃美夫妻单方赞同将房屋发售给邓先生。在签署协定历程中,被告李明通过电话与被告肖妃美联络,被告肖妃美通知被告李明房产证放在抽屉里。2月10日下午,被告李明以操持过户手续为由,请求被告邓先生领取国民币15000元。被告邓先生之妻陈细清在钟女士处借款15000元,领取被告李明国民币l5000元。2月11日,被告肖妃美以被告李明无权卖房为由不交付房屋,原、被告遂发生纠纷。
     
      被告李明、肖妃美从1998年至2007年春节前同居生涯,其间,于2001年生养一个小孩。讼争之房屋于l999年建造,登记一切权人为被告肖妃美,水、电的户主为被告李明。讼争之房屋为第一、二层,系与案外人陈琦茂协作建造(已建三层)。被告李明曾收取过讼争房屋的租金。
     
      2007年4月4日,被告邓先生提起诉讼,请法院确认2007年2月9日单方签署的房屋转让合同有效,判令被告继承执行合同,即操持房屋产权过户和交付房屋。
     
      一审法院以为:被告肖妃美尽管为讼争房屋的登记一切权人,但该房屋是在被告肖妃美和李明同居时期建造的,水、电的户主为被告李明,且被告李明曾收取过讼争房屋的租金。另外,被告肖妃美供给的证据缺乏以证明讼争房屋属于其个人出资建造的事实。据此,能够认定讼争房屋属于被告李明和肖妃美的共有财富。在协商、签署讼争之房屋交易协定历程中,被告李明均与被告肖妃美电话联络,并征得被告肖妃美的赞同。据此,被告邓先生有理由信任被告李明有权代理被告肖妃美奖励共有的房屋。被告与被告签署的房屋交易合同系在对等被迫、协商一致的状况下签署的,其内容没有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迫性规则,是原、被告的实在意思示意。该合同非法有效,对单方均有束缚力。被告邓先生请求确认合同有效,应予支撑。在被告邓先生已按约领取房款130000元后,被告李明、肖妃美不操持房屋过户手续及交付房屋,其行动守约,应承当守约义务。被告邓先生请求被告李明、肖妃美交付房屋及操持房屋过户手续,应予支撑。据此,一审法院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则,裁决:一、原、被告于2007年2月9曰签署的房屋交易合同非法有效;二、被告李明、肖妃美于本裁决失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其坐落在定南县城工业小道15 2号的第一、二层房屋交付被告邓先生,并操持房屋过户手续。案件受理费2500元,财富顾全费500元,算计3000元,由被告李明、肖妃美承当。
     
      一审裁决宣判后,上诉人肖妃美不服,上诉至本院。其上诉理由及请求为:本案讼争之房屋从置办土地到与别人协作建房,再到操持房屋产权证,均标明房屋是肖妃美一人一切,邓先生无证据证明其与李明协商交易房屋事宜时,李明与肖妃美通过电话。按常理邓先生完整能够间接与肖妃美通电话或许到二公里外的肖妃美娘家与肖妃美面谈,以防止被骗的效果。但是,邓先生利欲熏心,在不审查房产证的状况下,以显著低于市场房价与李明签署购房协定,并轻率地将房款付给李明。肖妃美有理由疑心邓先生与李明歹意串通,伤害肖妃美的好处。肖妃美是本案讼争之房屋的一切权人,李明无权奖励该房屋,邓先生与李明签署的购房协定无效。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缺乏,解决同伴,请求二审予以撤销,并裁决采纳邓先生的诉讼请求。
     
    深圳女子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被上诉人邓先生未提出书面辩论。
     
      二审查明的事实:1、一审庭审中,邓先生的委托代理人曹孟明提交了2007年2月9日前后的电话记载来证明李明在签署房屋交易协定时与肖妃美进行了联络。肖妃美的委托代理人提出,被叫电话不是肖妃美的,该电话记载不能证明李明与肖妃美通了电话。2、李明至今着落不明。一审庭审中,肖妃美述说:我最后一次见到李明的时光是2007年2月9日上午,地点是在我娘家。3、肖妃美持有的房权证定房字第1306793号《房屋一切权证》载明:房屋一切权人肖妃美。
     
      本院以为:本案讼争之房屋系肖妃美与李明同居时期建造的,该房屋的水、电户主为李明,李明收取过该房屋租金的事实客观存在。李明与邓先生签署房屋交易协定的行动标明,李明以为其对该房屋享有一切权。但因该房屋一切权证登记的房屋一切权人是肖妃美,而肖妃美以为李明不是该房屋的一切权人,李明无权奖励该房屋。该房屋能否属于肖妃美与李明的独特财富,须经法定顺序确认。在未经法定顺序确认之前,该房屋属于“权属有争议的房地产”。《中华国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治理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则,共有房地产未经其他共有人书面赞同的,不得转让。第(五)项规则,权属有争议的房地产,不得转让。《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则,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迫性规则的合同无效。由于李明与邓先生签署的房屋交易协定违背了《中华国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治理法》的强迫性规则,所以该协定无效。原判认定本案讼争之房屋属于李明与肖妃美的独特财富,在协商签署房屋交易协定历程中,李明与肖妃美电话联络并让得肖妃美赞同的证据缺乏。上诉人肖妃美提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撑。原审裁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缺乏,解决欠妥,应予改判。据此,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则,裁决如下:
     
      一、撤销定南县国民法院(2007)定民二初字第65号民事裁决;
     
      二、采纳被上诉人邓先生的诉讼请求;
     
      三、2007年2月9日原审被告李明与被上诉人邓先生签署的房屋交易协定无效;
     
      四、原审被告李明返还被上诉人邓先生国民币145000元及利息(从2007年2月10日起按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盘算),利随本清。限于本裁决失效后10日付清。
     
      如未按本裁决指定的期限执行给付金钱义务,应该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则,加倍领取迟延执行时期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500元、顾全费5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500元,算计国民币5500元,由原审被告李明承当。
    深圳女子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