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32930188
 
传真:0755-32930188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之诚实信用原则


      本起案件二审改判,依据合同法诚实信用的原则维护了上诉人的权益,下文详细看看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之诚实信用原则的所有内容。
     
    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之诚实信用原则
     
      委托人柳在置办房屋中,与卖方贺某因交易的房屋预留物品发作纠纷,经单方调停无效,柳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全权委托笔者担任代理人加入诉讼。
     
      被告起诉称,2006年5月18日,被告经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公司居间介绍,检查了被告贺某拟转让的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某房屋,事先单方商定房中的家私,电器留下,详细物品由清单注明。之后,被告与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公司,被告贺某的代理人卢某签订了一份《房地产转让合约》,该合约备注栏中注明:“房内物品预留(见家私清单)”。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公司的业务员彭某向被告供给了一份家私清单的复印件,但该清单上面买方的名字是其别人,彭某说明说该房屋经交易过,但没有胜利,所以买方写的是别人的名字,只有卖方在清单上面签名就行。尔后,被告又与被告贺某的代理人赖某签订了《深圳市房地产交易合同(现售)》。2006年7月19日,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公司的业务员彭某打电话告诉被告前去交接房屋,当被告关上房门后,发明屋内一切的家私和电器都已经搬走。被告随即找到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公司及公司交涉,在公司的调停下,被告与被告贺某进行了协商,但被告贺某谢绝全部抵偿,单方未能达成一致看法。据此,诉请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贺某抵偿被告经济丧失14757元;由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公司及公司同致行公司对上述债务承当连带清偿义务;三被告承当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论为:被告贺某对被告起诉主意的单方签订《房地产转让合约》和《深圳市房地产交易合同(现售)》,其将屋内的全部家私和电器搬走的事实没有异议,但以为其从未允诺过将屋内的全部家私和电器留归被告一切,被告手中持有的家私清单复印件是其与另一买家所签,不晓得怎样会到被告手上,该清单对被告并不实用;单方对房屋已经交接清晰,被告无权在提起诉讼。
     
      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对被告起诉主意的其为交易单方供给居间效劳,三方签订《房地产转让合约》,被告贺某将屋内的全部家私和电器搬走的事实没有异议,但以为其并非房屋交易的当事人,对被告不负有房屋交付义务,不应承当因交付不恰当发作的抵偿义务;被告在房屋交接历程中没有对房屋现状提出任何异议,如今无权再提起诉讼。
     
      【一审查明】
     
      对当事人无争议的事实予以确认。对单方争议的被告贺某能否曾经允诺将屋内的家私,电器留归被告一切的问题,原审查明,被告与被告贺某,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在交易商量阶段曾经签订了一份《房地产转让合约》,该合同备注栏规则:“房内物品预留(见家私清单)”,根据个别人对该段文字的了解,联合被告和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的当庭述说以及房地产的交易习性,能够认定被告贺某如今曾经赞成将屋内的物品留给被告一切,详细物品以清单为准,但单方预先未制造清单。被告手中持有的家私清单是一份复印件,其造成时光早于单方的签约时光,所针对的对象也不是被告,并且,该清单复印件是由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的业务员彭某提供给被告,彭某作为中介公司的业务员,无权代表被告贺某对屋内物品进行奖励,其向被告供给清单复印件的行动对被告贺某不发作法律效率。综上所述,被告不能证明被告贺某允诺将清单复印件记在的物品留归其一切,对该事实本院不予肯定。另查明,2006年7月25日,被告与被告贺某签订了一份《交楼确认书》,确认被告贺某于同月19日正式将涉案房屋交付被告运用,被告签收的屋内设备与交易合约相符,单方对房屋现状无异议。
     
      【一审以为】
     
      被告与被告贺某,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签订的《房地产转让合约》非法有效,应受法律掩护。尽管交易单方在该合约备注栏中商定将屋内物品留归被告一切,但同时商定详细物品要以清单为准,从合约的上述内容剖析,单方对于将屋内物品留归被告一切的商定只是一种概括性的规则,必需辅以清单才造成明白,详细的合同条款,才具备可操作性,因为单方预先没有制造清单,被告仅凭合约不能向被告贺某主意实践权利。并且,被告尔后在单方交接房屋的历程中,确认屋内设备与合约相符,其对房屋现状没有异议,应视为被告贺某交付的房屋契合单方商定。另外,被告为证明发作实践丧失供给的证据不充足,局部证据仅为送货单,对其实在性难以认定。给予以上事实和理由,被告请求被告贺某抵偿守约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撑。涉案的《房地产转让合约》是一份混杂合同,蕴含了房地产交易和居间两种合同关系,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仅是其中的居间合同的缔约当事人,而不是房地产交易合同的缔约当事人,不应当承当房地产交易合同的房屋交付义务,被告贺某交付的房屋能否及格与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无关,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无须对此承当民事义务。根据法律规则,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作为中介方只是为交易单方供给媒介效劳,匆匆使单方交易胜利,对交易单方的资信不累赘保义务,即便被告贺某交付的房屋不及格,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也无须承当连带民事义务。
     
      【一审裁决】
     
      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百二十四条,第四百二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则,裁决如下:一,被告柳与被告贺某,深圳市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签订的《房地产转让合约》有效;二,采用被告柳请求被告贺某抵偿守约丧失14757元的诉讼请求;三,采用被告柳请求被告深圳市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承当连带抵偿义务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00元,由被告柳承当。
     
      【上诉看法】
     
      一审法院裁决后,被告不服,仍延聘笔者代理上诉,担任二审的诉讼代理人。请求:依法撤销原审裁决,并在查清事实后予以改判,支撑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
     
      代理律师为被告撰写了上诉状,以为原审法院对本案的基础领实没有查明和认定,没有综合全案进行剖析判定认定,致使裁决显著不公。详细理由如下:
     
      一,原审查明的状况与事实不符,且认定的基础领实有遗漏。1、原审法院查明“被告与被告贺某,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在交易商量阶段曾经签订了一份《房地产转让合约》,该合同备注栏规则:“房内物品预留(见家私清单)”,根据个别人对该段文字的了解,联合被告和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的当庭述说以及房地产的交易习性,能够认定被告贺某如今曾经赞成将屋内的物品留归被告一切,详细物品以清单为准,但单方预先未制造清单。被告手中持有的家私清单是一份复印件,其造成时光早于单方的签约时光,所针对的对象也不是被告,并且,该清单复印件是由被告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的业务员彭某提供给被告,彭某作为中介公司的业务员,无权代表被告贺某对屋内物品进行奖励,其向被告供给清单复印件的行动对被告贺某不发作法律效率。”上诉人以为“单方未制造清单”和“彭某作为中介公司的业务员,无权代表被告贺某对屋内物品进行奖励,其向被告供给清单复印件的行动对被告贺某不发作法律效率”不契合客观事实。因为,一是被上诉人供认这一份清单的实在性;二是该份清单上是被上诉人贺某的签名;三是根据该房交易的状况,在这之前有人置办未成而由上诉人继承置办,其清单具备连续性,实践上就是一份新的清单;四是在操持房屋交易历程中,上诉人从未见过被上诉人贺某,全都由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任务人员代办,清单也是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任务人员彭某交给上诉人的,事先上诉人问:这是卖方与上一个买方的合同,我要不要与卖方从新签一份呢?他们说:不必了,遵循这一份清单没问题的。手续办完当晚,上诉人就交了三万元定金给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任务人员张某;五是庭审中被上诉人贺某供认全部房屋交易手续委托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予以操持。这一事实为什么原审法院不予认可,显然同伴;六是没有第二份异同的清单;其实这份清单的商定是单方在款式合同的手写商定,显然效率高于打印的文字商定;八是该清单是合同的附件,遵循常理肯定会有一份清单;九是在单方发作争议后的调理的全历程,被上诉人也供认曾经允许领取一些抵偿款。综合全案和全部证据材料,无论从证据关系上看,还是对合同的文义和清单的了解,以及全部交易环节,完整能够证明被告贺某允诺将屋内的家私,电器留归上诉人一切。原审法院支离证据链条,成心误解其证据的实在含意显然是不妥的。请二审法院捕风捉影的予以剖析认定。
     
      二、原审法院的认定显著主观臆断,对上诉人显然不公。1、原审法院以为“尽管交易单方在该合约备注栏商定将屋内物品留归被告一切,但同时商定详细物品要以清单为准。”这一以为和合同商定不符,合同商定是“(见家私清单)”而不是“以清单为准”,显然看出原审法院显著偏袒被上诉人。这一修改显然减轻了清单的重量。合同上偏重注明“房内物品预留”给卖方上诉人这是一个铁的事实,究竟是些什么,卖方被上诉人有义务列有清单,实践上清单已经供给。本案上诉人举出少量证据也证明房屋内的物品,且被上诉人也是认可的。2、原审法院以为“从合约的上述内容剖析,单方对于将屋内物品留归被告一切的商定只是一种概括性的规则,必需辅以清单才造成明白、详细的合同条款,才具备可操作性,因为单方预先没有制造清单,被告仅凭合约不能向被告赵磊主意实践权利。”既不契合事实,也不契合合约商定及相干客观事实。一是上诉人以为清单客观存在,这一点在的一点中上诉人已经片面论述。二是上诉人为了证明房内物品的存在也举出少量证据,而且被上诉人也是认可的,并不是被上诉人的狡赖就使法院不能分别。三是合同已经清晰地商定,并不是必需辅以清单才造成明白、详细的合同条款,才具备可操作性。清单也不是造成合同商定的惟一证据。这只是原审法院同伴的主观臆断。四是原审法院以为单方预先没有制造清单,被告仅凭合约不能向被告贺某主意实践权利,也是和事实不符,更是对合同商定的误解。3、原审法院以为“被告尔后在单方交接房屋的历程中,确认屋内设备于合约相符,其对房屋现状没有异议,应视为被告贺某交付的房屋契合单方商定。”上诉人以为上诉人对房屋自身的设备,现状没有异议,并不代表对房屋内的预留物品予以验收,实践上事先上诉人在接收房屋时对被上诉人贺某违抗商定将房屋内预留物品私自搬走就提出异议,因为交楼是中介公司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代办的,被上诉人贺某也不在场,所以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任务人员告诉上诉人,交接房屋和家私电器等物品没有关系,咱们帮你找他,预先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同致行公司确凿露面调停此事,这一点在庭审中也得到证明。原审法院怎能疏忽本案事实,凭主观臆断而偏袒被上诉人呢。4,原审法院以为“被告为了证明发作实践丧失供给的证据不充足,局部证据仅为送货清单,对其实在性难以认定。”这一以为,上诉人觉得到原审法院已经充任了被上诉人的代言人,实属不妥。一是在庭审中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实在性没有提出异议。二是原审法院混杂了事实和法律凭证的关系。5、至于原审法院以为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无须对次承当民事义务。是因为没有捕风捉影认定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在这一起房屋交易合同执行中所处的位置和所起的作用。一是一切交易都是其代办的;二是上诉人所取的手续都是其交给的;三是几被上诉人不能互相串通而诈骗上诉人,伤害上诉人的好处,这样对上诉人也是不公平的。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对事实认定不清,对合同商定了解有失偏颇,得出的论断是同伴的。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根据老实信誉,偏心公平的准则,捕风捉影的作出改判。
     
      【被上诉人辩论】
     
      贺某称,上诉人所说的家私清单是之前与预备置办我房屋的人签订的,我并不晓得中介公司的业务员彭某将该清单提供给了上诉人。单方签订交楼确认书后,上诉人就家私家电问题与中介公司交涉过,并未与我交涉,中介公司又找到我与上诉人就家私家电问题进行协商,事先中介公司赞成抵偿2000元给上诉人,因我和中介公司的经理对比熟,我事先愿意承当其中的100元。
     
      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辩论称,单方签订了交楼协定书后,贺某在2006年7月19日将房屋交付上诉人运用,上诉人收楼时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我方作为中介方不承当房屋交付的义务,不应在本案中承当连带义务。
     
      【二审查明】
     
      诉讼中,上诉人、被上诉人贺某以及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均确认涉案的“家私电器清单表”是通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的业务员彭某提供给上诉人的,并确认彭某系担任本案房屋交易中介的业务员。
     
      在上诉人供给的“家私电器清单表”中,共列有如下家私电器:床及床垫一套,衣柜两个,电脑台一个,窗帘三幅,空调一台,热水器一台,煤气炉一个,抽油烟机一台,厨具一套。被上诉人贺某在交付房屋给上诉人时,搬走了局部物品,只留下橱柜,抽油烟机,煤气炉,衣柜,灯具。诉讼中,上诉人供给了其从新置办如下家私电器的订货单及发票,用以证明其因贺某搬走清单上所列之局部物品而遭到的丧失:热水器一个2380元,空调一部1990元,电脑台1880元,床架及床垫一套2350元,窗帘三幅3167元。
     
      对原审查明的其他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以为】
     
      上诉人,被上诉人贺某以及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三方签订的《房地产转让合约》,是单方当事人的实在意思示意,不违背国度法律,行政法规的强迫性规则,是有效合同,各方应遵循执行。上述合同备注中商定了交易的房屋内有预留物品,详细物品见家私清单。之后,尽管贺某和柳之间未就房内预留物品另行列出清单,但中介方(即某房地产经纪分公司)业务员将一份贺某与之前欲置办涉案房屋的人签订的家私电器清单表提供给上诉人,足以使上诉人信任其行动是代理卖方所为之行动,并信任该家私电器清单表就是《房地产转让合约》备注所注定之清单,从而执行了本人在房屋交易中的全部义务。在房屋交易胜利后,两被上诉人又否定有物品预留协定和物品清单,显然有违老实信誉准则。根据老实信誉准则,本院认定三方之间有物品预留协定,由中介方业务员提供给上诉人的“家私电器清单表”造成三方合同的组成局部。被上诉人贺某搬走清单上所列的局部物品的行动,违背了三方合同,应承当相应的守约义务,抵偿上诉人因从新置办相应家私电器所遭到的丧失。根据上诉人供给的发票和订单,本原认定上诉人共消费了国民币11767元从新置办相应家私,电器;斟酌到折旧问题,由被上诉人贺某遵循从新置办价的80%即国民币9414抵偿上诉人为宜。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请求局部成立,本院予以支撑。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是房屋交易的中介方,其已匆匆成了交易单方的交易,没有守约行动。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对贺某的守约行动承当连带义务的上诉主意,没有法律根据,本院不予采用。
     
      【二审改判】
     
      综上,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实体解决有误,应予改正。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四十九条,第一百一是三条第一款及《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的规则,裁决如下:
     
      一、保持深圳市福田区国民法院(2006)深福法民三初字第2100号民事裁决第一、三项。
     
      二、变化深圳市福田区国民法院(2006)深福法民三初字第2100号民事裁决第二项为:被上诉人贺某应于本裁决失效后十日内抵偿上诉人柳丧失国民币9414元,逾期则遵循《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则加倍领取迟延执行时期的债务。
     
      三、二审案件受理费算计国民币1200元,由上诉人累赘600元,被上诉人贺某累赘600元。
     
      本裁决为终审裁决。
     
      【办案心得】
     
      一、笔者以为二审基础上捕风捉影的认定了本案事实,根据《合同法》老实信誉的准则,作出了改判,基础上保护了被告(上诉人)的非法权利;笔者示意赞成。
     
      二、然而笔者同时对“二审以为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是房屋交易的中介方,其已匆匆成了交易单方的交易,没有守约行动。对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对贺某的守约行动承当连带义务的上诉主意,没有支撑。”有异议。因为被上诉人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分公司在这起二手房交易历程中岂然而居间人,而其也充任了代理人,所以应当承当连带义务。不然对目前的中介违规和对委托人权利伤害的行动起不到惩戒的作用,不利于二手房交易市场标准衰弱开展。
    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之诚实信用原则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