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32930188
 
传真:0755-32930188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借款合同纠纷案情

    文章出处http://www.qfw186.com/责任编辑:深圳律师在线咨询发表时间:2017-12-19 阅读量:  次


      小编为大家找到往年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情回顾,参杂这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和国有土地使用抵押合同的合同纠纷案情,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被告中国农业银行西藏自治辨别行营业部(下简称“西藏农行”)诉被告四川泰港实业(团体)有限义务公司(下简称“泰港实业”)、广汉帕堤娅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下简称“帕堤娅公司”)、四川泰港生物科技(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泰港生物”)借款合同纠纷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3年6月13日对案件进行了地下闭庭审理。被告西藏农行委托代理人央金到庭加入诉讼,三被告均未按本院告诉的闭庭时光缺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西藏农行《起诉状》称,1999年2月4日,被告向泰港实业归还国民币850万元,签订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并进行公证,商定月息为5。325‰,借款期限一年,由泰港实业及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公司以其享用的155003。18平方米的土地运用权进行抵押担保。该笔存款的期限为1999年2月4日~2000年2月4日,被告尚欠存款本金850万元及利息1269801。25元。
     
      1999年2月9日,被告向被告泰港实业归还3000万元,签订了《质押担保借款合同》并进行了公证,商定月利率为5。325‰,借款期限一年,由被告以其在广汉帕堤娅餐饮娱乐有限公司67%的股权作为质押担保。该笔存款期限为1999年2月8日~2000年2月8日,被告尚欠本金3000万元及利息6959375元。
     
      同年2月9日,被告再次向被告泰港实业归还1000万元,签订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并进行了公证,商定利息为5。325‰,借款期限一年,由被告泰港实业及被告德阳泰港开发水产养殖有限义务公司以其享用的156847。63平米土地运用权进行担保,并签订了《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书》,在绵竹市领土局操持了土地抵押登记。该笔存款的期限自1999年2月12日~2000年2月12日,现被告尚欠被告本金1000万元,利息1341900元。
     
      西藏农行要求判令被告:1、返还存款本金4850万元;2、领取利息9571076。25元;3、承当整个诉讼费用。
     
      《起诉状》在列泰港生物为被告时,注明的理由为泰港生物系“由原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公司和原德阳泰港开发水产养殖有限义务公司兼并而成”。
     
      2002年12月24日,西藏农行向法院递交了《变化被告请求》,称因为被告帕堤娅公司着落不明,需将起诉文书布告送达,时光长达两个月,为使本案早日审理,请求只保存将泰港实业、泰港生物作为被告,即废弃对帕堤娅公司的起诉。
     
      被告泰港实业、泰港生物未作辩论。
     
      审理查明,1999年2月4日,西藏农行(存款人)与泰港实业(借款人)在成都京川宾馆签订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由西藏农行向泰港实业供给短期运营周转存款850万元,期限一年,即1999年2月4日至2000年2月4日,月息5。325‰,按季付息。抵押人泰港实业、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都江堰公司”)以位于成都都江堰市巨源镇金江村落四组、土桥乡江安村落六组的两块面积为106627。88平米土地运用权(土地运用证编号:都国用(1995)字0303号、都国用(1999)字0062号)为抵押担保。2月8日,三方签订了《国有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 2月10日,三方在都江堰市领土局操持了土地抵押登记,被告获得了都国地(1999)押许字第006号《抵押允许证》,该证实白:“根据《中华国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治理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则,抵押人、抵押权人已在我局操持抵押登记,特此证实”。2月11日,成都市公证处为该《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和《国有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作了公证。
     
     
    借款合同纠纷案情
     
      1999年2月8日,西藏农行与泰港实业在成都京川宾馆签订了《质押担保借款合同》,由西藏农行向泰港实业供给短期运营周转存款3000万元,期限一年,即1999年2月8日至2000年2月8日,月利5。325‰,按季付息。出质人泰港实业以其领有的对帕堤娅公司67%的股权作为质押担保,质押期限三年。同日,单方在成都市公证处对《质押担保借款合同》进行了公证。
     
      1999年2月10日,西藏农行与泰港实业于成都京川宾馆签订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由西藏农行向泰港实业存款1000万元,贷期一年,自1999年2月12日至2000年2月12日,月息5。325‰,按季付息。抵押人泰港实业、德阳泰港开发水产养殖有限义务公司(下简称“德阳公司”)以位于四川绵竹市新市镇的面积为156847。63平米土地运用权(土地运用证编号:竹国用(1996)第0134号,土地运用者为德阳公司)设抵押。1999年2月9日,西藏农行与德阳公司签订《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书》,同日操持了土地抵押登记,1999年2月11日绵竹市领土局补发的绵领土抵(1999)字第10号《土地运用权抵押证实(正联)》标明抵押登记属实。1999年2月11日,三方对《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书》在成都市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三份合同均商定发作纠纷时的诉讼地为存款人所在地。
     
      合同签订后,西藏农行执行了付款义务,该行提交的三份《中国农业银行西藏分行存款凭证》显示算计付款4850万元。
     
      上述存款期届满,西藏农行自2000年3月至2001年10月共五次向泰港实业收回《存款到期告诉书》、《债务逾期催收告诉书》催收存款,告诉上可见“刘邦成”的签名,泰港实业亦加盖有公章。
     
      西藏农行随《起诉状》递交了自借款之日至2002年9月20日的利息清单。根据西藏农行的盘算,850万元存款利息为1269801。25元,3000万元存款利息为6959375元,1000万元存款利息为1341900元,三项利息算计即9571076。25元。本案审理中,被告要求法院作出裁决时将存款利息盘算至案件裁决时止。为此,西藏农行向法院提交了相应的弥补数据,至2003年6月20日止,三笔存款利息顺次为1757106。25元、8679275元、1915200元,算计为12351581。25元。
     
      法庭考察历程中,西藏农行称其已登记了都江堰公司土地担保的抵押权,并提交了2000年7月20日西藏农行的委托登记函及对都国地(1999)押许字第006号《抵押允许证》的登记登记,故提出撤回对都江堰公司850万元存款本息抵押担保义务的诉讼主意。
     
      另查明,都江堰公司、德阳公司、泰港实业自1998年以来发作过以下公司重组及称号、人事故化:
     
      1998年4月17日,德阳公司在《东北城乡金融报》上登载布告,称“根据本公司与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的《排汇兼并协定》,拟由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义务有限公司对本公司进行排汇兼并。本公司在本次兼并中将整个资产、业务人员并入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义务有限公司。兼并后,本公司登记法人资历,成为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义务公司的分公司。”
     
      1998年8月18日,四川省经济体制革新委员会下达《对于赞同将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公司变化设立为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赞同公司由成都都江堰泰港养殖实业有限公司改制,并由泰港实业(团体)有限义务公司、广汉市经济旅游有限义务公司、广汉市立中实业开发公司、都江堰市土桥电站、西藏泰港实业(团体)有限义务公司、广汉市烟草双益效劳公司、都江堰市聚源经济技巧开发中央及蒋绍福等个人独特出资变化设立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
     
      1998年8月10日,四川省工商行政治理局(四川)称号变核内字【1998】第797号《企业称号变化核准告诉书》核准将都江堰公司称号变化为“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
     
      2000年3月14日,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四川泰港生物科技(团体)股份有限公司”。
     
      2001年7月2日,泰港实业法定代表人由刘邦成变化为杨晓红。
     
      2002年4月,泰港实业法定代表人由杨晓红变化为刘辉。
     
      2002年6月,泰港生物法定代表人由刘邦文变化为刘辉。
     
      本院以为,西藏农行三次与泰港实业、都江堰公司、德阳公司签订的总额为4850万元的抵押借款合同契非法律规则,当事人树立的借款合同关系、土地抵押关系应依法遭到掩护,借款人、抵押担保人应执行各自的还款义务与担保义务;德阳公司、都江堰公司经过公司重组与称号变化,已成为如今的四川泰港生物科技(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条之规则,泰港生物应承袭原德阳公司、都江堰公司在本案中的担保义务。被告西藏农行提出撤回对帕堤娅公司、都江堰公司的诉讼主意,属于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本院准其所请。然德阳公司对1000万元存款的抵押担保义务仍属继承审理的规模。本院注重到,德阳公司在1999年2月10日为泰港实业存款供给土地抵押担保时,已被都江堰公司排汇兼并,而都江堰公司也已改制为“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也即是德阳公司作为民事主体此时已经灭亡,不能再以本人的名义为民事行动,故其与西藏农行签订的《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书》在意思示意实在性上存在显著疑难。本院以为,土地运用权抵押合同仅在绝对的债权人、抵押人之间树立了要求关系,属于可撤销、可抗辩的合同。而根据《担保法》的肉体,土地抵押担保物权法律关系的树立是以抵押登记为最终规范和根据的,西藏农行在土地抵押登记历程中并无差错,其所主意的抵押权是经过依法登记获得的,国度赋予其公信力,因此也是非法有效的,本院予以支撑。“德阳公司”相干经办人如有越权行动,则系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的外部治理疏漏,义务应由四川泰港水产养殖团体股份有限公司和更名后的泰港生物承当。鉴于被告不出庭应诉而废弃反驳权,本院对有关问题亦无从深究。综上所述,现根据《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二百零七条,最高国民法院《对于实用〈中华国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二条,《中华国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则,裁决如下:
     
      一、四川泰港实业(团体)有限义务公司应该归还中国农业银行西藏自治辨别行营业部存款本金4850万元,领取存款利息12351581。25元;
     
      二、四川泰港生物科技(团体)股份有限公司对上述存款中的本金1000万元、利息1915200元应以抵押土地承当连带清偿义务,该义务还及于中国农业银行西藏自治辨别行营业部完成主债权和抵押权的费用。
     
      以上债务应在本裁决失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执行结束。
     
      案件受理费304269。91元,由四川泰港实业(团体)有限义务公司承当,四川泰港生物科技(团体)股份有限公司对其中59577。96元连带领取。
    借款合同纠纷案情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