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32930188
 
传真:0755-32930188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责任怎么划分


      融资租赁合同指的是出承租人对承租满足特定供货要求的合同,这合同当中发生的纠纷责任应该怎么去划分呢?
     
      1992年2月5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定融资租赁合同。单方商定,出租人甲公司应遵照承租人乙公司的请求,从国外购进浮法玻璃消费线及隶属配件,租赁给乙公司,租金总额18万美元,租期24个月,每6个月为1期。最后一期的到期日为1994年5月30日,如乙公司不领取租金,甲公司可请求即时付清租金的一局部或整个,或终止合同,发出租赁物件,并由乙公司抵偿丧失。单方还商定了租金利率的调剂和延付租金的罚款利息。丙公司为乙公司供给了领取租金的担保。丙公司向甲公司出具的租金归还保障书中商定,丙公司保障和担任乙公司实在执行融资租赁合同的各项条款,如乙公司不能遵照合同的商定向甲公司缴纳其敷衍的租金及其余款项时,担保人应遵照融资租赁合同的商定,无异议地代替乙公司将上述租金及其余款项交付给甲公司。
     
      1993年5月5日,甲公司将购进的全套装备整个运抵目标地。遵照乙公司的请求,将装备装置在丁工厂运用。经乙公司和丁工厂独特开箱测验和调试后,认定装备质量及格。装备投产后,因消费原料需从国外出口,老本较高,销路较差,致使动工后就停产。承租人和丁工厂仅领取甲公司装备租金6万美元。
     
      甲公司屡次催要,乙公司和丁工厂仍未能领取租金,于是甲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乙公司和丁工厂立刻偿付所欠租金及利息,并由丙公司承当保障义务。乙公司辩称,甲公司在丁工厂运营不善的状况下,未能发出租赁物,致使丧失扩张,乙公司不应承当义务;丙公司辩称,甲公司应在承租方无力偿付租金的状况下及时发出租赁物,避免丧失扩张,但甲公司却采用听任态度,致使丧失扩张,甲公司无权就扩张的丧失请求抵偿。国民法院受理后,将丁工厂列为本案的第三人加入诉讼,丁工厂辩称,本人不是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的当事人,不应承当租金偿付义务。
     
      法律评析
     
      本案系因为租赁物资量问题引起的欠付租金纠纷
     
      一、融资租赁合同能否非法有效?
     
      融资租赁合同是指,出租人依据承租人对租赁物的特定请求和对供货人的抉择,出资向供货人购置租赁物并租给承租人运用,承租人按商定领取租金。在租赁期满前,承租人按商定的方法获得租赁物一切权的协定。依据融资租赁合同法律关系,出租人的重要义务是出资给供货人购置租赁物并租给承租人运用,承租人的义务是指定某种装备和供货人并领取租金。
     
      本案中,作为出租人的甲公司享有按合同商定的租金规范收取租金的权益。乙公司不遵照合同的规则领取租金,属于守约行动。《民法通则》第111条规则,当事人一方不执行合同,另一方有权请求执行或许采用弥补办法,并有权请求抵偿丧失。因而,甲公司应该领取租金、逾期利息并抵偿丧失。乙公司作为承租人的担保人,应该遵照合同商定的保障义务执行担保义务。
     
    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责任怎么划分
     
      二、甲公司未发出租赁物能否形成丧失扩张?
     
      在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法律关系中,租赁时期租赁物的一切权归出租人享有,承租人只享有运用权。通过融资租赁合同到达融资的目标,出租人的目标在于获取租金,租赁物对出租人而言,应视为出租人租赁债权的担保物,其一切权具备与担保物权雷同的功用。
     
      本案中融资租赁合同中商定,如乙公司不领取租金,甲公司可请求即时付清租金的一局部或整个,或终止合同,发出租赁物件。依据该规则,当承租人守约后,出租人能够行使债权——请求即时付清租金的一局部或整个,也能够行使担保物权——发出租赁物。这一规则关于出租人实践上是可抉择行使的权益,出租人有权抉择其一来完成权益的掩护。鉴于融资租赁合同的法律特性,出租人出租租赁物的目标在于承租人能归还购置装备的本息及肯定的利润,寻求的是金钱好处的表现。因而,出租人发出租赁物的抉择不会是其重要的抉择。即便出租人甲公司发出租赁物,也不能罢黜承租人乙公司的偿付整个租金的义务,在出租人发出租赁物后,因为其专用性,应由甲公司进行变卖、拍卖或转租,好处缺乏局部仍应由承租人乙公司来承当。所以,甲公司不抉择发出租赁物的解决方法是没有违背法律规则的,乙公司和丙公司援引《民法通则》第114条的规则,即“当事人一方因另一方违背合同遭到丧失的,应该及时采用办法避免丧失的扩张;没有及时采用办法致使扩张的,无权就扩张的丧失请求抵偿”的抗辩不能予以支撑。
     
      三、丁工厂能否应承当偿付租金的义务
     
      本案中,丁工厂是租赁物的实践运用人,即实践承租人,但不是融资租赁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国民法院将其列为第三人契非法律规则,便于案件审理。
     
      丁工厂在本案中的位置是属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民事诉讼法》第56条规则“对当事人单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尽管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解决后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弊关系的,能够请求加入诉讼,或许由国民法院告诉他加入诉讼”,因为本案的解决后果能够触及租赁物的返还问题,因而,案件的解决后果与丁工厂有法律上的利弊关系,属于法律规则的“案件解决后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弊关系的”情况。这是指诉讼中单方当事人(被告和被告)争议的诉讼标的触及的法律关系,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加入的另一个法律关系有株连,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能否行使权益和执行义务,对原被告之间的权益行使和义务执行有间接影响。
     
      丁工厂能否应该间接承当租金的归还义务,则间接与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在其加入的诉讼中的法律位置有关。在诉讼中,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致使基于物权(特定物)追诉而负有返还其占领之物的义务,没有基于债权追诉而负有代替执行债务的义务,因而,在本案这种追索租金的债权纠纷中,丁工厂不是融资租赁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其不应负有代替或连带债权人甲公司归还租金的义务。
    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责任怎么划分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