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66621863
 
传真:0755-66621863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买卖合同纠纷的管辖权争议


      很多朋友遇上买卖合同纠纷时候,总会伴随个问题,这个案子到底是归谁管。针对以上问题,律师举例探讨买卖合同纠纷的管辖权争议问题,感兴趣的朋友一起来看看。
     
      上诉人(原审被告)宁夏秦毅实业团体有限公司(下称宁夏秦毅公司)为与被上诉人阿拉山口欣克有限公司(下称阿拉山口公司)交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等国民法院(2005)新民二初字第8-2号民事裁定,向最高国民法院提起上诉。
     
      法院查明,阿拉山口公司据以提起本诉的两份协定书载明:合同履行中如发作纠纷,协商不成的,单方可向自住所在地国民法院起诉。原审时期,宁夏秦毅公司提出管辖异议。以为上述有关协定违背了最高国民法院《对于实用<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看法》(下称《若干问题的看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等国民法院经审查以为,根据最高国民法院《对于合同单方当事人协定商定发作纠纷各自可向所在地国民法院起诉如何肯定管辖权的复函》(下称《管辖权的复函》)的规则,合同单方有关协定管辖的商定有效,应以此肯定本案管辖权。
     
      法院以为,根据最高国民法院《若干问题的看法》第三十三条规则,任何一方提起诉讼且为一方所在地国民法院立案后,另一方国民法院便不得反复立案。该项商定不属于“抉择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则的国民法院中的两个以上国民法院管辖”的状况。最高国民法院保持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等国民法院的民事裁定。
     
     
    买卖合同纠纷的管辖权争议
     
      王福华评析
     
      民事诉讼协定管辖又称合意管辖或商定管辖,详细是指当事人在合同纠纷发作前或发作后,以书面情势协商肯定管辖法院。协定管辖是民事诉讼中当事人的一项顺序权益,是私法自管理念在诉讼范畴的延长,也是现代各国民事诉讼立法中广泛规则的一种管辖制度,因其尊敬当事人的诉讼抉择权,不便利事人诉讼,在肯定民事管辖权的历程中施展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则:“合同的单方当事人能够在书面合同中协定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署地、被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国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背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则。”由此能够看出,我国《民事诉讼法》对海内协定管辖设定了以下条件:(1)实用规模的有限性,即当事人能够协定管辖的案件仅限于合同纠纷,其余民事案件不实用协定管辖;(2)管辖协定情势的特定性,协定管辖只能以书面情势表现,这种书面协定既能够是合同中的协定管辖条款,也能够是单方当事人在诉讼前达成的抉择管辖的协定,行动协定则无效;(3)商定法院的关联性,协定管辖的法院必需与合同存在某种联络或与当事人住所地存在联络;而且,协定管辖不能违背民事诉讼法的强迫性标准,即当事人只能对第一审法院进行协定,并不得违背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则;(4)协定管辖条款效率的独立性,即无论管辖协定是以独立的协定情势,存在或许是作为合同的一项条款,其效率是独立的,不以发作纠纷的合同的效率为转移,其能否有效应该独自认定。
     
      在我国的民事审讯说明中,有关协定管辖的规则并不是很多,但是因为管辖权是一个较为庞杂的诉讼事项,招致司法实际中对这一制度的实用极易引起歧义,本案就协定管辖在当事人之间发作的争议就十分具备代表性。假如单纯从法条考量,在碰到当事人抉择协定有两个以上法院时,准则上应该认定管辖协定无效,《若干问题的看法》的相干规则即是表现出这样的态度。该审讯说明规则:合同的单方当事人抉择管辖的协定不明白或许抉择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则的国民法院中的两个以上国民法院管辖的,抉择管辖的协定无效,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则肯定管辖。《最高国民法院对于当事人在合同中协定抉择管辖法院问题的复函》(1995年12月7日宣布)也再次强调:合同的单方当事人能够在书面合同中协定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署地、被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国民法院管辖。假如当事人商定抉择上述罗列的两个以上国民法院管辖的,该抉择管辖的协定无效;假如当事人商定抉择上述罗列以外的国民法院管辖的,因其越过法律规则的规模,也应认定该商定无效,不能以此作为肯定管辖的根据。
     
      从外表上看,假如当事人抉择协定有两个以上法院,则应该认定管辖协定无效,这好像是符合法理的。但是细究起来,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则在术语上有语焉不详甚至抵触之处。被告和被告乃是诉讼顺序开展之后对单方当事人的详细称呼,亦即法院受理案件后当事人才分手获得相应的诉讼位置。在法院没有获得案件的管辖权之前没有被告,也没有被告。这样,在诉讼还未提起之前就将被告住所地法院、被告住所地法院作为当事人商定管辖的规模,在逻辑上因果倒置,难以自圆其说。因为合同的每一方当事人都有能够成为被告,也都有成为本案被告的能够。所以,假如合同单方当事人商定,发作纠纷各自可向所在地国民法院起诉,该商定应该以为是抉择由被告住所地国民法院管辖,如不违背有关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则,则该商定应为有效。《《管辖权的复函》就是采用了这种态度。根据本案单方当事人达成的管辖协定,上诉人(原审被告)宁夏秦毅公司能够向本人住所地的法院提起诉讼,被上诉人阿拉山口公司也有权向本人住所地法院提起诉讼。从这一思绪,单方当事人商定的管辖法院是明白的、详细的,也是有效的。
     
      在管辖权确实定上,假如本案单方当事人已分手向所在地国民法院提起诉讼,则应由先立案的国民法院管辖;若立案时光难以分清先后,则应由两地国民法院协商处理;协商处理不了的,由它们的独特下级国民法院指定管辖。在本案中,阿拉山口公司后行提起了诉讼,成为本案被告,而被告宁夏秦毅公司则没有向本人住所地法院起诉,所以失去了通过有管辖权法院之间进行协商,损失了通过两个均有管辖权法院的上一级法院(最高国民法院)指定管辖的能够。因而,最高国民法院保持管辖异议民事裁定是准确的。
    买卖合同纠纷的管辖权争议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