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32930188
 
传真:0755-32930188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进口合同争议仲裁案例分析

    文章出处http://www.qfw186.com/责任编辑:深圳律师在线咨询发表时间:2017-11-23 阅读量:  次


    进口合同争议仲裁案
     
      不少商人在进出口生意上会遇到,付款后未交货的情况,律师对进口合同争议仲裁案例分析,感兴趣的朋友可要细心阅读。
     
      【提要】请求人向被请求人购置4,000立方米胶合板。 请求人付款后,被请求人未交货。因为被请求人仅退还局部货款,请求人提请仲裁。仲裁庭以为:被请求人未交货,形成守约,请求人请求退还货款的请求应予支撑。被请求人还应该抵偿请求人的预期利润丧失,按交货地的市场价与合同的差价来盘算。请求人在明知被请求人不能交货的状况下,依然与下家签署转售合同,因为请求人违背了加重丧失的责任,请求人向下家领取的守约金不应由被请求人抵偿。
     
      中国海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下称深圳分会)根据请求人与被请求人签署的“××号货物出口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以及请求人提交的仲裁请求书,根据中华国民共和国仲裁法和中国海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矩(1998年5月10日实施文本,下称仲裁规矩)的规矩,于1998年11月25日受理了单方当事人之间对于上述合同的争议案。
     
      请求人指定了仲裁员。因被请求人未在规矩的20天内指定或委托指定而由中国海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主任指定了仲裁员。因单方未在规矩的期限内独特指定而由中国海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主任指定了首席仲裁员。以上三名仲裁员于1999年3月1日组成仲裁庭审理本案。
     
      1999年4月21日,仲裁庭在深圳闭庭审理本案。请求人的代理人出席了庭审。被请求人没有出席。遵照仲裁规矩的规矩,仲裁庭进行了出席审理。
     
      庭后,请求人弥补了资料。
     
      深圳分会秘书处依仲裁规矩的规矩,将请求人提交的所有资料、有关仲裁顺序的所有文书、告诉、资料均邮寄给被请求人。被请求人收到后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1999年5月28日,仲裁庭对本案作出书面判决,现将本案案情、仲裁庭的看法及判决分述如下,如果遇上合同纠纷的问题请先免费咨询我们律师给到解决方案。
     
      一、案情
     
      1997年1月28日,请求人与被请求人在××签署“××号货物出口合同“,合同标的为马来西亚胶合板4,000立方米,合同总金额1,980,000美元,装运港为马来西亚港,目标港为汕头港,装运期在1997年3月1日前。合同同时还商定:
     
      1.任何因本合同而发作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争议,应提交中国海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按该会的仲裁规矩进行仲裁。仲裁地点在中国深圳。仲裁判决是结局的,对单方均有束缚力。
     
      2.本合同之签署地,或发作争议时货物所在地在中华国民共和国境内或被诉人为中国法人的实用中华国民共和国法律,除此规矩外,实用《结合国海内货物销售合同条约》。
     
      在合同的执行历程中,单方发作争议。1998年10月29日,请求人根据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深圳分会提起仲裁,请求:
     
      1.请求被请求人退还因未按商定供给货物而占用请求人已付的货款526,961。15美元及该笔资金的银行信誉证垫款利息106,314。41美元,本息算计633,275。56美元;并请求被请求人抵偿未供给货物而给请求天然成不同的间接好处丧失98,501。58美元。上述各项总计731,777。14美元。
     
      2.请求被请求人领取本次仲裁的整个仲裁费。
     
      请求人称:
     
      1997年3月24日,被请求人将商业发票、装箱单、提货单等1套寄至请求人,请求人根据中国工商银行××支行的出口付款告诉书于4月2日予以承兑,(请求人仲裁请求书中原为:请求人遂按对方提单金额于4月2日开出不可撤销跟单信誉证。后在庭后提交“仲裁请求书内容更正“中予以更正--仲裁庭注)总金额1,980,405。50美元。因请求人未收到该合同项下的货物,对方于1997年4月15日退还请求人1,453,444。35美元,却将残余货款526,961。15美元扣压至今,不予返还。此外,请求人还从1997年4月10日起,始终为该笔款项领取银行信誉证垫款利息至今。
     
      请求人基于对被请求人的信赖,将整个货款如数领取。但因为请求人始终未收到对方供给的合同项下的货物,致使请求人未能完成订立合同预期的好处。事实上,请求人于执行了请求人领取责任后,即与海内需方订立了以该批货物为标的购销合同,该合同商定每张胶合板的销售价为37元国民币,而请求人该批出口胶合板的老本价为每张36。19元国民币。依此盘算,请求人丧失因合同可发作的合理好处399,168元国民币,以事先中国银行外汇牌价折算为48,501。58美元。岂但如此,请求人还因无法执行该购销合同之供货责任而向需方领取了50,000美元的守约金。预期好处与守约金之和为98,501。58美元。
     
      被请求人没有进行辩论。
     
      二、仲裁庭的看法
     
      (一)对于法律实用
     
      本案争议合同的签署地点在中国××。遵照合同规矩,合同签署地在中华国民共和国境内的,实用中华国民共和国法律。因而,本案应实用中华国民共和国法律。
     
      (二)对于残余货款526,961。15美元及其利息106,314。41美元
     
      经查,1997年1月28日,请求人与被请求人签署了本案争议合同。1997年3月7日,经请求人请求,中国工商银行开出以被请求人为受害人,总金额为1,980,000。00美元的不可撤销信誉证,编号为LC44605970087。1997年3月26日,被请求人开出一张商业发票,编号为DF1-63012,金额为为1,980,405。50美元。1997年4月1日,中国工商银行××支行向请求人收回“出口付款告诉书“,并附上有关单据(包含提单、装箱单、品德证书、分量证书等),请求请求人审核。1997年4月2日,请求人根据上述付款告诉书,对编号为LC44605970087信誉证下的1,980,405。50美元予以承兑。但尔后请求人未得到被请求人的提货告诉。请求人于1997年4月初与被请求人通过电话交涉,在得悉被请求人无法交货的状况下,请求被请求人退款并由请求人在香港的客户××团体有限公司(下称××公司)代收。1997年4月17日,被请求人根据请求人的指导汇款1,453,444。35美元予××公司。
     
      仲裁庭以为,被请求人没有依“××号货物出口合同“的商定,向请求人执行交货责任,已形成守约,应将上述请求人已领取的金额1,980,405。50美元整个返还请求人。证据标明,被请求人已经向请求人返还1,453,444。35美元。被请求人在其给许××先生的函中供认LC44605970087信誉证下的尚欠款为526,961。15美元,而以为银行费用、180天银行利息、政府税务应由请求人承当而不返还,然而并没有解释理由。仲裁庭以为,银行费用、180天银行利息、政府税务应由被请求人本人承当。因而,除被请求人已经返还的1,453,444。35美元外,残余款526,961。15美元也应由被请求人返还请求人。
     
      被请求人还应承当因其拖欠该笔资金而发作的银行信誉证垫款利息。中国工商银行××市分行××支行出具的证实标明,截止至1998年10月19日,请求人在该支行有信誉证垫款66。7万美元(信誉证号为:446059760087),垫款利率:1997年10月21日至1997年12月15日为12。3%,1997年12月16日至1997年12月 30日为10。26%,1997年12月31日至今为14。4%,据上述证据,对于请求人请求被请求人出借自1997年4月10日至1998年10月9日的垫款利息106,314。41美元的请求,仲裁庭予以支撑。
     
      (三)对于因合同可发作的合理利润及其请求人向海内需方领取的守约抵偿金
     
      请求人称因为其始终未收到对方供给的合同项下的货物,致使其未能完成订立合同预期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