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66621863
 
传真:0755-66621863
 
邮箱:2864842542@qq.com
 
Q Q:2864842542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解答 >

    深圳公司合同纠纷撤销权案件


    深圳公司合同纠纷
     
      深圳公司因合同纠纷撤销权案件,案件分享。
     
      上诉人深圳公司因撤销权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大渡口区国民法院(2007)渡法民初字第647号民事裁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6年12月13日,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与被告何英明、贺廷凤签署了《房屋、土地、装备交易协定》一份,协定商定: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被迫将其一切的土地【渡国用(99)字第1236号、1237号面积总计为3725平方米】和房屋【大渡口(99)宇第00796号、00797号、00800号、00801号、00802号,总计面积为1776。02平方米】,装备(以清点清单为准)以及办公用品(以清单为准),合计折合132万元 出让给被告何英明、贺廷凤。转让总额132万元中,甲方(被告何英明、贺廷凤)为乙方(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代领取110 万元给建胜信誉社(替乙方出借欠款),将乙方抵押给建胜信誉社的领土证、房管证发出(资金利息由乙方领取)。同时解除抵押,并将两证交给甲方。余下的22万元冲抵乙方欠甲方的借款。乙方其他的债权、债务由乙方自行担任。同时还商定:领土、房产两证的转让、过户费由甲方承当,乙方帮助操持。甲乙单方联营时,甲方投资仍归甲方一切。该协定达成后,被告何英明、贺廷凤为实现交易,代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向大渡口区建胜镇信誉社交纳了110万元银行存款,将交易的房屋、土地抵押送除手续完清,另被告何英明、贺廷凤为实现交易,于2007年3月31日至同年4月13日时期,向大渡口区建胜镇财政所交纳了土地弥补金l0万元、向大渡口区财政局、大渡口区中央税务局、领土资源局交纳契税、耕地占用税等各种税费及划拨土地收益金总计28。09万元,深圳公司合同纠纷案例另外查明。
     
      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法定代表人何永禄与被告贺廷凤及案外人古应国于2004年12月18日签署《协作协定》1份,协定商定:由贺廷凤、古应国在重庆江路焊管厂内租用2亩土地作为协作人新建高频焊管厂厂房运用,该土地的租金由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承当。同时还商定:贺廷凤、古应国二人担任投资新建厂房及置办消费装备,该厂房和消费装备的一切权归贺廷风、古应国一切。因单方在协作历程中运营不善,盈余重大,2006年6月28日,何永禄以重庆江路焊管厂法人代表身份与重庆江山焊控制作有限公司(新建的高频焊管厂)法人代表贺廷凤及古应国签署《对于清理投资、确权和独特处理的协定》,单方确认被告贺廷凤及案外人古应国投资新建的重庆江山焊控制作有限公司厂房及装备总价值为168。54万元,其资产一切权归被告贺廷凤及案外人古应国一切。同时,单方还商定以350万元为底价独特处理一切资产。
     
      审理中,本院根据被告深圳公司请求,委托评价机构重庆万隆方正会计师事务一切限义务公司对被告签署的《房屋、土地、装备交易协定》中标的物价值进行了资产评价,即重庆江路焊管厂土地(运用面积3725平方米)、房屋(修建面积1776。02平方米)、装备,经评价总价值为318。83万元。其中房屋评价价值为61。69万元、土地评价价值为167。63万元、装备评价价值为89。51万元。
     
      再查明,本院于2007年6月13日以(2007)渡法民初字第646号民事调停书依法确认被告法定代表人何永禄为债务人,欠被告深圳公司借款135万元,于调停书失效后10日内出借,深圳公司合同纠纷后续上诉失败。
     
      原审法院以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应受法律掩护。《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明白规矩了撤销权行使的事由及行使的时光。即被告以显著不合理的高价转让财富,对债权天然成伤害,并且受让人晓得该情况的事实成立,被告才能够行使撤销权。因而,本案被告撤销权请求的成立,必需同时满意两个条件,转让价为显著不合理的高价,受让人具备主观歹意。2006年12月13日,被告贺廷凤、何英明与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签署《房屋、土地、装备交易协定》时,商定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将一切的土地、房屋、装备(以清点清单为准)以及办公用品(以清单为准),合计折合国民币132万元出让给被告何英明、贺廷凤,实践上是作为合伙人之一的贺廷凤、何英明,把所投资的168。54万元予以扣出后,以132万元与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达成交易协定。据此,能够认定其交易额132万元的商定契合市场交易规矩习性,也不违背国度相干法律规矩。根据国务院《城镇国有土地运用权出让、转让暂行条例》第四十二条规矩,划拨土地运用权是指运用者通过各种方法得到无偿获得的土地运用权,土地运用者应交纳土地运用税。因为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与被告贺廷凤、被告何英明转让的土地性质为国有划拨土地运用权的转让,而被告何英明、被告贺廷凤在签署交易协定后,于2007年3月至同年4月13日,已经向国度交纳了土地弥补金和各种税费及划拨土地收益金,操持完美了相干手续。所以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土地价值不应蕴含在单方交易额之中,单方转让标的物价值只能肯定为厂房、装备局部。因而,土地局部评价价值167。63万元应该在评价总价值318。83万元中予以扣除。其他房屋评价价值为61。69万元、装备评价价值为89。51万元,合计151。20万元,应该作为认定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与被告何英明、贺廷凤交易价值有效及高价的参照规范。尽管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与被告何英明、贺廷凤未提交移交装备清单及置办装备发票、产权归属证明,但因为单方对协定签署之时存在的装备形态及评价时存在的装备形态均予认同,故被告何英明、贺廷凤对装备评价价钱提出异议,以为装备评价无根据,评价价钱应为无效的辩护理由,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用。又根据被告何英明、贺廷凤己交纳相干费用的事实,即领取了110万元给建胜镇信誉社、向大渡口区建胜镇财政所交纳了土地弥补金10万元、向大渡口区财政局、大渡口区中央税务局、领土资源局交纳了契税、耕地占用税等相干税费及划拨土地收益金总计28。09万元,加之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欠被告何英明、贺廷凤22万元的借款,上述费用合计170。09万元,应确认被告重庆江路焊管厂与被告何英明、被告贺廷凤签署的《房屋、土地、装备交易协定》所触及土地、房屋、装备的转让金额l32万元,不属于不合理的高价。据此,被告行使撤销权的请求,不契合《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矩的成立撤销权的条件。至于被告提交的录音材料,因不能证明通话人身份,本院不予采信。根据《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条、第一百二十条、《中华国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90年国务院55号召<城镇国有土地运用权出让、转让暂行条例>》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五条和《房地产治理法》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九条的规矩,遂裁决:采用被告深圳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80元,由深圳公司累赘。
     
      一审宣判后,深圳公司不服,上诉请求改判。其上诉理由是:重庆江路焊管厂以不合理的高价将其资产转让给何英明、贺廷凤,伤害了上诉人作为债权人的好处,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单方签署的交易协定。被上诉人重庆江路焊管厂辩论称:上诉人所述事实属实,我以不合理的高价将其资产转让给何英明、贺廷凤,伤害了上诉人作为债权人的好处,故单方单方签署的交易协定应予撤销。被上诉人何英明、贺廷凤则以为原判准确,应予保持。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雷同。
     
      本院以为,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理由是:本案争议焦点,即重庆江路焊管厂能否存在以显著不合理的高价将其资产转让给何英明、贺廷凤,伤害债权人好处的行动。因重庆江路焊管厂欠何英明、贺廷凤的个人债务22万元,单方在达成《房屋、土地、装备交易协定》后,何英明、贺廷凤已代重庆江路焊管厂向大渡口区建胜镇信誉社出借了110万元银行存款,单方的债务总额为132万元。根据重庆江路焊管厂与何英明、贺廷凤签署的《房屋、土地、装备交易协定》,重庆江路焊管厂转让的资产重要包含房屋、土地和装备。重庆江路焊管厂的土地是以划拨方法获得的土地运用权,转让房地产时,应该遵照国务院规矩,报有同意权的国民政府审批,转让方应该遵照国务院规矩将转让房地产所获收益中的土地收益上缴国度。因而,单方实践转让的资产仅为房屋和装备,目前该房屋和装备的价值经评价为151。20万元,故重庆江路焊管厂将其资产转让给何英明、贺廷凤的行动,不能认定为以显著不合理的高价转让财富的行动。上诉人称重庆江路焊管厂以显著不合理的高价转让了房屋、土地和装备,对债权天然成伤害,请求国民法院撤销重庆江路焊管厂与何英明、贺廷凤的转让行动的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不予支撑。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晰,顺序非法,裁决准确,应予保持。按照《中华国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矩,裁决如下:
     
      采用上诉,保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80元,由上诉人深圳公司累赘。
    深圳公司合同纠纷

    相关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