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5122

资讯栏

咨询热线:

400-777-5122

手机:13924679671
 
电话:0755-83358990
 
邮箱:3206905541@qq.com
 
Q Q:3206905541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4028号太平洋商贸大厦B座24F

    知识产权国际保护的意义体现

      文章出处:企业法律顾问    责任编辑:深圳律师在线咨询  发表时间:2018-04-16 14:45:08


      随着全球化浪潮的发展,各国各地区的经济文化联系日益加强,在发达地区,跨国犯罪和跨国贸易已经稀松平常。这种情况下,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就很有必要了。关注知识产权纠纷,下面,深圳律师在线咨询深圳律师将为您全面解析这个问题。
     
      三个基本问题
     
      1. 知识产权法的保护范围滞后
     
      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新的技术如生物工程技术、半导体芯片、自动化技术、国际互联网信息、网络域名、卫星传播、海洋技术、环境技术等接连出现,给现有的知识产权法带来新的问题。这些新技术应不应该受到知识产权的保护?应该怎样保护?都是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应该解决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技术本身在伦理道德上还存在着问题,对其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就更复杂了。有的技术还涉及到专利法和著作权法或者商标法相结合的问题。对这些知识产权我们应该如何保护,都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2. 现今知识产权保护的期限和力度问题
     
      知识经济条件下的科学技术更新速度相当快,这不仅带来了技术总量的迅速扩大,知识的传播速度也明显加快,而且还带来了技术生命周期的缩短。有专家测算,技术每年的淘汰率是20%,这意味着技术的生命周期只有5年。英特尔公司的创始者戈登?摩尔曾在1965年提出一条“莫尔法则”,即每18个月微处理机的能力翻一番,但其价格却保持不变,这被后来的事实所证明,并且我们看到的现实更加咄咄逼人,近些年微处理器的技术含量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18个月”已经不能完全说明这一发展速度了。由此观之,现行的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的保护期限有必要重新考虑,并且应考虑不同行业的不同情况。
     
      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方面,在知识经济条件下,侵犯知识产权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侵权,因为其运用了高科技,所以侵权的成本低、规模大、利润高,所以侵权者敢于铤而走险。虽然整个国际社会都在严厉产权主体日益增多,但在法律上的保护尚未跟上,比如网络上的著作权侵权案件,目前的立法是无法全面对其进行保护和救济的。
     
      3. 知识产权国际保护还没有真正国际化
     
      从19世纪80年代至今,国际社会在知识产权领域已经缔结了20多个条约,然而调整的力度却不可高估。目前在知识产权上发挥根本作用的仍是各国自己国内的知识产权法。分析现行条约,不难发现,几乎都是以承认各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差异为基础,国民待遇原则是其立法的基石。但现在世界各国的知识产权立法存在着较大差异,提供的保护标准也相差甚远,虽然各条约规定了一些“最低标准”,但并没有改变它对国民待遇的依附地位。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表面庞大但作用有限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
      两条建议办法
     
      1. 以基本原则为立法准绳
     
      追求正确的法律价值,应从法律原则出发,用以具体规则寻找来源和依据。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的原则依据普适性和层次性可以分为基础性原则和直接适用原则。前者包括国家主权原则、平等互利原则、共同发展原则、国际合作原则等。后者包括国民待遇原则、最低标准原则、独立性原则、优先权原则等。在笔者看来,以普遍性和直接性为据,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的基本原则应为国民待遇原则、最低保护标准原则、公共利益原则。
     
      在制定相关的知识产权国际公约时,应重视确认国民待遇原则,让每一成员国给予其他成员国国民不低于本国国民的待遇,包容各国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差异,使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得以广泛普遍适用。与此同时以最低保护标准原则为重要补充,采用“可就高不可就低”的方法以缩小各国之间的保护水平差异,使国际条约的有效施行成为可能。公共利益原则同样不容忽然。总之,利益失衡是引发南北阵营在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中争斗不休的根本原因。只有公共利益原则在知识产权国际公约的制定过程中获得有效贯彻,才能真正协调好知识产权与人权的关系,兼顾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2. 重新修改或制定具体规则
     
      在坚持上述原则的情况下部分不合时宜的国际条约规则也需要改变,甚至应该另起炉灶重新订立新条约。虽然西方中心主义的TRIPS协议自诞生以来备受批评,但是主流观点认为利益格局已形成,协议被修改的几率甚小。但是《多哈宣言》让发展中国家重新燃起希望致力于修改TRIPS协议,以追求公平公正的国际经济、政治、法律新秩序。发展中国家在修改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时应当积极争取话语权和制定权,推动协调TRIPS协议与人权、公共健康、生物多样性等国际制度领域的冲突问题,在WTO体制内解释和修订TRIPS协议中的不符合法律价值追求的规则,并增加对新兴知识产权的规定以适应知识产权国际保护的新形势,完成从“体制转换”到“体制协调”。在修改无望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也无需过于悲观,可以联合起来用替代性的知识产权规则来与TRIPS协议抗衡甚至取而代之,“修正或改良乃至替代国际知识产权现有法律规则是可能使得知识产权符合国际法治的一个重要途径”。
     
      此外,还应当注重细化程序和救济规则,加强对主权国家的实际约束力,发挥国际组织的真正应该发挥的作用,从“良法”和“善治”两方面着手,双管齐下推行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的法治化。知识产权国际保护,离不开国际合作,否则只能是空谈。
    知识产权国际保护

    相关法律服务